星希望教育

400-618-0402

孤独症免费咨询热线

多重范例教学提升孤独症孩子隐喻能力研究

来源:
日期:2018-12-20

许多研究表明,孤独症孩子在理解非字面义的语言,如反语、讽刺、欺骗、幽默和隐喻时普遍存在困难。比如Happé(1993) 发现一般ASD孩子在句子的选择完成任务中存在隐喻理解缺陷,该缺陷与心理理论能力不足有显著正相关。Norbury(2005) 则认为“ 语义知识(semanticknowledge)” 不足是其隐喻理解缺陷的关键。还有Gold和Faust 2010)的分视野行为研究发现ASD 者对新异隐喻的加工显著缓慢并提出“右脑缺陷假说”加以解释。

隐喻作为基本的非字面语义形式,其理解与加工较少涉及语境、情绪韵律、语气等复杂外界线索。隐喻性推理涵盖了复杂的语言行为,至少包括相关、从属和区别的关系。

对隐喻加工的研究有利于直接发掘ASD 者对字面与非字面语义不同的加工机制。

我们要学习的这个研究它采用跨被试多基线设计,结合多重范例教学,研究目的是使孤独症孩子理解语境中包含的隐喻并能正确回答隐喻问题。

1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取了3名被试,Sheldon(5岁), Howard(5岁)和Raj(6岁)。

被试要求:

被诊断为孤独症

此前没有参与过任何隐喻性语言的训练。

孩子的能力符合以下条件:

①可以听短故事并回答其中的问题;

②可以描述常见事物的至少3个特征;

③可以区分异同。

2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跨被试多基线设计。因为被试之前接受过隐喻性语言的训练,跨被试多基线设计正适用于新行为的建立,使得研究者可以在不同情况下证明实验控制性,展现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是否存在功能关系。

自变量:多重范例教学

因变量:被试对新(未教学)隐喻问题做出的第一回合正确反应百分比。

正确反应孩子找出目标词汇与媒介词汇两者共有的特征(例如,“雪”和“毯子”的共有特征是覆盖性)。

3研究材料

基线期和后测的10个隐喻故事,干预期的44个隐喻故事。故事由作者编写。每个故事包括2-10个简单描述人与事物的句子。

在“多重范例教学+视觉辅助”中,研究者还会提供一个工作单,被试可以在工作单上的两栏内分别填写本体和喻体的特征,并将他们的特征进行连线。

4实验程序?

第一个阶段基线期

在基线期,研究者向被试孩子大声地阅读短篇故事。每个故事都描述了一样事物及其三个特征,并附有三个含有隐喻的问题,范例如下:

“上周我的一个同事带了一个蛋糕上班,蛋糕的糖霜十分松软,闻起来非常棒,但是蛋糕里面好硬。”

如果我说蛋糕是个香膏,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答案:“蛋糕闻起来非常棒”)

如果我说蛋糕的糖霜是云彩,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答案:“糖霜洁白松软”)

如果我说蛋糕是个石头,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答案:“蛋糕非常硬”)

读完故事后,研究者先让被试进行故事复述,以确保被试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故事中,如果孩子没有准确地回答复述问题,研究者需要重新朗读故事。直到被试可以正确反应后,研究者依次提出三个与故事相关的隐喻问题。

一旦孩子回答对了所有的复述问题,研究者就提出三个隐喻问题。不论被试回答的正确与否,研究者都用中性语调说“好的”。每个时段包括两个短故事,每个短故事包括三个隐喻,共六个回合。

第二个阶段:多重范例教学

教学期的每一个时段包括四个故事:两个之前教学的故事+两个新故事。(第一个时段仅有两个新故事)

在每个时段中,研究者朗读故事,提问观察反应问题,然后提出隐喻问题。

如果被试反应正确,研究者就通过口头表扬的形式进行强化。

如果被试反应错误,研究者就要借助引导性问题(例如:“蛋糕有什么特点呢?”),帮助孩子说出本体的特征,喻体的特征,分析特征之间的区别关系和相关关系。如果被试不能借助引导性问题确定共同特征,研究者就说出共同特征,让孩子进行仿说。

第三个阶段:多重范例教学(加视觉辅助)

如果在连续5个教学时段里面,被试都没有进步,那么就需要在多重范例教学里添加视觉辅助。视觉辅助包括一张被分为两栏的A4纸。研究者教被试在其中一栏的最上方写目标词汇(如“蛋糕”),在另外一栏的最上方写媒介词汇(如“石头”)。然后研究者告诉被试在两栏写下各自词语的特点,并将两栏间相匹配的特点连线。研究者会在一开始通过语言/肢体辅助教被试如何使用工作单。

1-1.png

只有当被试在某回合回答错误时,才会引入视觉辅助,也就是说,被试在每个故事的第一次隐喻问答都是独立进行的。在连续三四个时段后,正确率稳定在80%以上后教学结束。

第四个阶段:泛化

当被试达到教学标准时,泛化阶段开始。泛化由两个全新的故事组成,每个故事都有三个隐喻问题,总共六个回合。研究者同样不对被试反应的正确与否进行反馈。

第五个阶段:后测

当被试在泛化测试的得分超过80%时,开始进行后测。在后测中,重复基线期所有的故事与问题。研究者不对回答的正确与否进行反馈。

后测的最后同样进行一组新隐喻的泛化测试。

5、研究结果

1-2.png

Sheldon在基线期的百分比较低(mean=29%),Sheldon在干预期的反映准确率变动幅度较大,均值为33%,在视觉辅助阶段,他的新隐喻第一回合分数迅速提升,并稳定在67%以上(mean=86%)。第一次泛化的成绩为80%,所以直接进入维持期。两次维持期探测的成绩分别为67%和100%,Sheldon最后一次泛化成绩为83%。

Howard在基线期时段正确反应的百分比均为0%。在干预期,Howard的首回合探测百分比逐渐稳定上升至67%左右(mean=42%)。在视觉辅助阶段,H的百分比上升并稳定在83%(mean=80%)。H第一次泛化探测的成绩是83%,两次维持期探测的成绩分别为33%、100%和80%,最后一次泛化成绩为83%。

Raj在基线期时段的正确反应百分比均为0%。在介入多重范例教学后,Raj的正确反应百分比迅速上升并稳定在80%以上,Raj没有用到视觉提示。Raj的第一次维持期探测百分比较只有50%,之后有三次探测百分比都高于80%。最后一次泛化成绩为100%。

6、讨论

研究结果表明:多重范例教学对于孤独症孩子理解隐喻语言的能力有提升作用。参加实验的3名5-7岁的孤独症孩子正确回答隐喻问题的百分比都得以提升。惊喜的是,所有被试均发展出了对新隐喻的泛化能力。这表明被试获得的是灵活且可迁移的技能,而并非机械性记忆,这对于孤独症孩子的刻板行为特征的改善有很大的意义。研究者在基线期和后测期所使用的全都是未经教学的隐喻故事。为了避免练习效应,研究者在教学结束后以及后测时段加入了全新的(基线期和教学期均没出现过)隐喻故事,证实了该泛化效果。

参考文献:

[1]李骋诗,胡金生,刘颖,王琦,李松泽,刘淑清.高功能孤独症者非字面语义理解缺陷:隐喻视角的研究[J].心理科学,2017,40(05):1253-1259.

[2]Persicke, A., Tarbox, J., Ranick, J., St. Clair, M.(2012). Establishing metaphorical reasoning in children with autism.Research in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6, 913-920


官方微信
安装网校APP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