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希望教育

400-618-0402

孤独症免费咨询热线

自闭症的世界——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来源:
日期:2019-03-07

孤独症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在没有接触过自闭症以前,我的认知里,和大部分社会大众一样,他们应该就是太内向,太孤僻,所以得了孤独症。这便是孤独症这个名字造成的最大的误解,大家对于“孤独”这个词的含义理解太深刻,以至于“孤独症”这么专业的名词依然还处于被误解为心理疾病的阶段。所以我承认,以前的我不懂孤独症。

20190307-2.jpg

另一个方面,就算你见到了孤独症,你就懂他们了吗?那也未必。我以前有个同事,来到机构接近三个月了,竟然开口问了我一个问题:“这个小孩不是很正常吗?我家侄女也长这么高啊,手脚也都是正常的啊。”听到这里,我此时和自闭症孩子的内心是一样的“你不懂自闭症,我不怪你。”就连我自己,学了一堆理论,刚来机构也是懵的状态,几个月之后,慢慢的,你会发现他们确实不一样,他们眼里的世界也不一样。

那他们眼里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下面是一位孤独症孩子的自述:

我4岁了,我还不会正常说话,但是我不是你们常说的“哑巴”,我自己开心的时候嘴巴里也会发出一些“dada”baba,等一些音,但是我不会说简单的词语。其实我不是不想说话,只是我不会说话,我不懂得怎么去使用我的嘴巴和声音,当我想说一些简单的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组织文字才能表达我的意思。

有时候你叫我的时候,我没有回复你,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知道这是我的名字。

集中注意力去听别人说话对我来说很难,如果要进行眼神交流更是难上加难。爸爸不止一次掰正我的脸叫我看他,我都尽可能避免和他有眼神交流。不是我不想理睬他,是因为我的眼神好像总是会被其他一些事物所吸引,我有时候也很努力想要听清爸爸跟我说的话。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妈妈”、“爸爸”这些词语代表什么意思,它们在我的记忆里像碎片一样一闪而过,你无法想象当我能分辨出“妈妈”是谁,“爸爸”是谁这个过程经历了多久的时间。简单来说,正常人学会一个词可能就几分钟的事,而我需要有人一遍遍的重复,不断的提醒。

我有时候会咿咿呀呀乱叫,每当我接收到外界鄙夷的眼神的时候像是千刀万剐般难受。在他们眼中,我会发出奇怪的声音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这是我无法控制的,不是出于我的本意,只是我懂得正确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感受。

在我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有规则的,稍微破坏就让我感到抓狂!他们都说我有些刻板,但是能被预测的固定的东西更容易带给我安全感

我常常做一件事,被家里的大人反复制止不要去干。家里有一个盒子,里面储存了很多的光盘,我听的好听的歌都来自它们,可这么美好的东西我总是不由控制的去破坏。我会把它们倒在地上反复摩擦,甚至把它们放进水里泡很久再拿出来摔坏。我不是喜欢这样做,我只是喜欢光盘反射的光线。虽然大人制止了很多次,我也知道这种行为不对,但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会觉得烦躁。

我曾多次自顾自的离开家门,或者在马路上乱串,或者在窗台上走,这经常让大人为我担心,谁也不知道我哪一天会不会瞎晃遇到什么危险。他们甚至日夜绷紧神经,小心看护我。其实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商场里的音乐声、叫卖声,仿佛电流的嗡嗡声一般让我感到崩溃!脚步声,说话声,金属的碰撞声,任何细小的声音我都会注意到,我会感到惶恐不安,充满了危机感。像有人掉了一张纸巾,鞋带散了,风刮走一片树叶等细微的事件也会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像在摇晃一样,每走一步都无比艰难。别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请对我多些包容,我能感知到细微的变化,放大外界的声音,我只是看到比你们更多的东西而已。

有次我不小心摔碎了一个碗,就自己捡起碎片扔到了垃圾桶,然后把手

割伤了一条口子,一直流血,但是我并没有哭出来,直到妈妈自己发现了,妈妈给我处理的时候一直说我傻,说我疼为什么不喊出来。其实我对于疼痛感不是很强烈,我也不太懂怎么去表达痛苦。

当你接近我,我就会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会想要远离你们,我想要别人玩具的时候,我可能会去抢。其实我也想跟别人交朋友,但是我不懂得怎么样正确的去表达。我的情感没有正常人完善的快,也没他们来得丰富,但在家里人与外界一些友好的人们的帮助下我也在慢慢感知一系列的真情,这种体验是美好的。

有的时候家人、老师、朋友也不理解我的很多行为,也可能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但我还是觉得自己生活得很开心,我不会怪你们对待我的方式,我还是想和大家成为朋友,只是我不懂得怎么去交流、怎么去表达。

 

上面听了孤独症孩子的自述,好像更了解了他们的世界,世界上哪有完全正常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低于常人的能力,孤独症孩子也只是缺乏更多能力的人。所以,他们并非不能融入社会,只是他们的路途会更艰难,需要付出的更多,我们何尝不能耐心一点,等等他们,多包容和理解他们。


官方微信
安装网校APP

Android